报道: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陆 敏

  目前以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为代表的新技术快速开展,在金融领域重构了客户关系、业务模式、运营体系,对金融格局产生了深远影响。传统银行的价值制造力和可持续开展力遇到严峻挑战,银行必须主动实施金融科技战略,优化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力求以科技激发传统金融的供给侧输出能力,进而推动银行商业模式乃至开展方式改革。

  在金融科技赋能之下,银行业正在发生一系列深刻改革。从上市银行半年报来看,传统银行业务与金融科技融合的步伐正在加快,科技对于金融业的影响逐渐深化,一些创新性的金融解决方案层出不穷,新的技术应用正推动金融行业向普惠金融、小微金融和智能金融等方向转型开展。

  发力数字金融

  8月28日,光大银行公布2019年半年报。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该行营业收入实现近6年来的最快增幅,而净利润创下近5年来的最快增幅。其中,数字金融业务成为该行的重要亮点之一。据介绍,该行数字金融转型升级效果明显,上半年手机银行app客户已达3430.43万户,比上年末增加了224.67万户,云支付、随心贷等网络产品收入大幅增长。另外,云缴费平台上半年新增1801项,缴费用户2.37亿户,同比增长41.36%,缴费金额1414.15亿元,同比增长79.78%。

  据光大银行相关负责人透露,光大银行目前已将原电子银行部更名升级为数字金融部,“升级后的数字金融部为全行个人及企业数字金融业务的统筹治理部门,致力于进一步降实数字金融战略,推动全行数字化转型升级。在职能上,数字金融部承担全行数字化业务的统筹治理、数字金融业务降地的平台建设及创新业务的试验田和孵化地等角色”。

  在半年报中提到数字金融的不惟独光大银行。招商银行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招商银行app累计用户数达9275.80万户,借记卡数字化获客占比提升至25.78%;掌上生活app累计用户数达8083.94万户,信用卡数字化获客占比提升至62.65%。

  招商银行“数字化获客”效果显著,直接带动零售业务强劲增长,据半年报显示,其零售金融业务税前利润383.02亿元,同比增长20.86%;零售金融业务营业收入742.13亿元,同比增长20.38%,占公司营业收入的57.38%。

  持续加大投入

  尝到了金融科技的“甜头”,商业银行转型步伐加快,对科技的投入也不断增加。如平安银行披露,2019年上半年,平安银行科技投入在去年较高增长的基础上,继续大幅增加,it资本性支出及费用合计同比增长36.9%;招商银行披露,该行上半年信息科技投入36.33亿元,同比增长63.87%,占营业收入的2.81%。

  据银保监会此前披露,2018年银行对科技总投入同比增长13%,信息科技人员同比增长近10%。一些股份制银行科技人员同比增长超过20%,科技人员占比超过4%;一些互联网民营银行科技人员占比甚至已超过了35%。

  从2019年半年报中也不难创造,商业银行对金融科技的关注度和投入力度仍在不断加大,这既是行业开展的需要,也凸显出行业转型开展趋势。

  除了增加投入、加快应用之外,部分商业银行更是将推动金融科技的创新开展作为一项重要的开展战略。兴业银行半年报提到,今年以来,兴业银行进一步推进科技体制机制变革降地,设立金融科技创新基金,将上年利润的1%专项用于支持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应用和创新孵化;逐步提高科技人员占比,到2021年底将实现集团科技研发人员占比超过4%等。

  相比股份制商业银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在科技的投入上更是不遗余力。交通银行副行长殷久勇在业绩公布会上宣布,交通银行将加大科技投入在营业支出中的占比,要从5%提高到10%。殷久勇还透露,为加速智慧化转型,目前正在积极推进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建立。

  今年以来,多家银行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已陆续开业。部分银行半年报也晒出了上半年金融科技领域的成果。例如,工商银行在雄安新区成立工银科技有限公司,在成都和西安增设软件开发中心研发分部,进一步完善金融科技组织布局;中国银行完成中银金融科技有限公司设立,积极推动5g、物联网、区块链、虚拟现实等新技术的应用场景实践。

  建设银行全资金融子公司建信金融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总裁雷鸣认为,目前以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为代表的新技术快速开展,在金融领域重构了客户关系、业务模式、运营体系,对金融格局产生了深远影响。商业银行面临的竞争已趋白热化,传统银行的价值制造力和可持续开展力遇到严峻挑战,原有的经营治理模式、机制已难以适应外部形势变化的要求。

  雷鸣表示,银行必须主动实施金融科技战略,优化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力求以科技激发传统金融的供给侧输出能力,进而推动银行商业模式乃至开展方式改革,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开展。

  诸多难题待解

  就在各家商业银行不断加码,布局金融科技的同时,最早成立的“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兴业数字金融效劳(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业数金”)近期却传出了净利润亏损的消息。

  8月23日,高伟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公布一份公告称,兴业数金拟以5980万元回购其所持有的兴业数金10.00%的股权。该份公告同时披露了兴业数金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2018年兴业数金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为4.93亿元,负债总额7567.56万元,营业收入3.17亿元,净利润1840.09万元;2019年上半年兴业数金未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为3.74亿元,负债总额1.18亿元,营业收入6788.37万元,净利润亏损已达1.67亿元。

  兴业数金在行业中起步早、基础好,行业认可度高,此次传出亏损消息对“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开展预期造成一定影响。

  业内人士表示,依托于母行丰盛的业务资源和强大的信用背书能力,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较容易猎取银行客户订单,但在产品适配、效劳理念、人力资源供给等方面正面临“成长的苦恼”,如存在产品不能适应不同银行的差异化需求,甲方心态较严峻,效劳响应机制跟不上等问题。

  另外,虽然经过一段时光的开展,但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的人力缺口仍然很大。在《2018年中国金融科技就业报告》中,92%的受访金融科技企业创造中国目前正面临严峻的金融科技专业人才短缺。85%的受访雇主表示他们遇到聘请艰难,45%的受访雇主表示他们面临的最大聘请艰难是难以寻到符合特定职位需求的人才。

  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科技(fintech)开展规划(2019—2021年)》提到,合理增加金融科技人员占比。据业内人士分析,照目前的形势来看,金融科技人才荒还将持续一段时光,惟独实力较强的银行才具备成立金融子公司的条件,而一些实力较弱的银行只能依托领跑者的相关技术输出了。

  (本系列报道完)。 记者小高报道